您的位置:铁算盘 > 铁算盘 >

猪猪侠论坛创意学人全球头条丨100年成都婚礼上


发布时间: 2019-11-07

  ※ 1990年代,隔窗观看婚纱拍摄的成都路人。一道玻璃,两代人截然不同的婚礼记忆。

  从王子公主从此幸福生活的童话进入到柴米油盐的现实,他和她最美丽的一天,毫无疑问也是最勇敢的一天。

  1928年,世界上第一台全自动相机申请专利,这也为记录难忘的婚礼时刻提供了最好的仪器。

  其实在19世纪末期,很多人的婚礼已经开始雇摄影师来拍摄纪念照片,但显然不如自动照相机方便。

  ※ 1919年,成都人刘谦、赵蓉仙在华西坝上结婚,英国传教士陶维新(R,J.Davidson,(1864——1942)最后一排最高者)等参加婚礼 。

  成都第一家照相馆名为“涤雪斋”,创立于1894年,主人名叫吴焯夫。这家照相馆,原址在今天成都锦江区的桂王桥南街。吴焯夫曾获一位法国的传教士送给他一部六寸三脚架照相机,他便学会了这一西洋技艺。

  ※ 1914年,锦江饭店创始人董竹君与夏之时结婚,新娘身穿白色纱裙,梳法式新娘发型,夏之时身穿西式结婚礼服,让人眼前一亮。

  邀请名流士绅到场主婚或演讲,也是民国时髦婚礼必不可少的环节,究其源头乃是北大校长蔡元培身体力行倡导“以演讲代替闹洞房”。

  1919年,董竹君终于可以摆脱纷繁的大家庭了。她随夏之时迁居到了成都。在成都,他们先租赁将军街一座小独院居住,后觉得将军街的房屋比较狭窄,就出资一万元,向一位富绅买进了东胜街一个大院子,用将军街的院子栽菜、养猪、养马。

  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,仍然是当时的主流婚姻形式,柳亚子、胡适、鲁迅、梁思成与林徽因等人都经历过包办婚姻。江苏省议员周钺因女儿周静娟违背父命擅自结婚,竟被溺毙。“堂堂省议员,尚且如此不文明,何况市乡愚民!”可见传统礼教大防仍然难以逾越。

  ※ 2018年3月9日,成都女孩符雪薇洁白的长裙拖地,头纱飘逸,只是身边身着西装、拄着拐杖的背影有些佝偻。

  原来,这是25岁的她和87岁的爷爷符其全一起拍摄的婚纱照。此前一年的9月,原本就多病的爷爷又生病住院了,身体越来越不好。符雪薇虽然暂时没有结婚的打算,但又担心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看不到她穿婚纱的样子,于是决定和爷爷拍一组婚纱照,让爷爷看到最美的自己,也完成自己的一个心愿。

  2018年,结婚5年的一对成都夫妇发现,他们居然在十几岁时就曾不经意间拍下一张“结婚照”——2000年,他们分别、同时在青岛五四广场下拍照留念。妻子的照片上拍下丈夫的身影。但直到11年后(2011年),两人才在成都相识相恋,如今结婚生子。

  ※ 2018年10月20日,成都宽窄巷子,丹麦小伙托马斯用中式传统民俗婚礼迎娶他的成都新娘金天。by 刘忠俊

  ※ 2018年5月19日,我没见过你,但你穿婚纱一定很美!锦江区盲协为20对盲人夫妇举办“你是我的眼 携手永相伴”集体婚礼。

  ※ 当下的成都女孩儿已经习惯到海外举办结婚典礼,将浪漫的仪式镌刻为一生的记忆。2019年9月,成都女孩儿王之师在巴厘岛举行婚礼。虽然婚礼的习俗和形式都在改变,但唯一不变的是对幸福的憧憬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图中美丽的新娘正是本文前面1949年结婚的成都人张泰镒的外孙女,成都人的婚礼就是在这样一次次的传承中,开枝散叶。

  单身狗这一自嘲或他嘲称呼,从50年代到90年代,只有一个标准的用语:未婚青年(作为已婚青年的反义词,很严谨,没毛病)

  在分房时代,未婚青年是没有资格向单位申请单独住房的。结婚并获得结婚证,是向单位打报告申请分房获得单独住房的资格凭证。然后,在一大堆资格人群中排队等候。情形类似今天的房票+摇号中签。

  再也不要说撒狗粮是对单身狗赤果果地伤害了,这种分房规则上的壁垒,才是森森的 伤害。而且无法抗辩:人家结婚啊,你一个单身(狗)要房子来做什么?

  单身狗是不配拥有私房的,如果气不过,回头一想:结婚狗是不配拥有私房钱的。苍天绕过谁啊?顿时释然。所谓幸福,还有一种定义,就是看见有人比自己还惨 。

  ※ 那个时代的已婚人士分房,房子一般由一条长长的走廊串连着多个单独的房间,走廊两端通风,状如筒子,故名“筒子楼”。

  当幸福恋人寄来红色分享喜悦,闭上双眼难过头也不敢回。是的,说的就是送份子钱时的心情。特别是月光时节,突然办公桌上多出一扎刺眼的红色。

  想想还是民国时候的朋友耿直啊,文物显示,1948年8月20日在“成都外南竟成园”举办的一场婚礼,礼簿单上记录了17人赶礼,份子钱共计5300万元!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但我相信我没有这样的朋友。

  在50年代,同事朋友结婚,送被面、床单、手电筒、暖壶、洗脸盆,都是见证革命友情的好东西;而在几十年之后的今天,如果再送这些物件,你是不是来婚礼现场搞破坏的动机大可存疑。

  时代一直是滚滚向前的,现在送份子钱已经进化到扫二维码或微信转账了,我高度怀疑是小马哥的上限设置限制了大家的豪爽朋友。在区块链火热的当下,有理由相信,比特币成为份子钱为期不远。

  摆脱了婚房、各种结婚束缚的结合,成都人甚至已经走入了闪婚、裸婚也不觉得惊奇的时代(结婚本来不就是两个成年人自己决定的事情么),让人不由感叹——老成都,新时代。

  老成都曾是“穿城九里三分,围城四十八里,四十八条正街,三百六十条小巷”……但至今天,大街小巷何止千条?

  过去读钟惺的《浣花溪记》,“出成都南门,左为万里桥”,如今,浣花溪早就处于闹市。内城、主城、少城、皇城……在历史记忆和渐进积淀中所产生,发展。

  成都就延展在无数个婚礼上,猪猪侠论坛,婚礼之后——既保持传统的厚重又散发出现代气息,既缅怀、触摸到过去,又能让人在时尚的空间释放激情与浪漫。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铁算盘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
香港马会开奖资料| 188144王中王| 今晚开奖结果| 公式法| 664444香港赛马会| 百万彩友| 神算天师| 天下彩二四六天天好彩| www.5174.com| 六合彩宝典| www.30799.com| 开奖现场|